近日,前NBA巨星德怀特-霍华德(Dwight Howard)正式确认将加盟中国台湾T1篮球联赛的桃园永丰云豹队。他是整个台湾篮球历史上引入过的最大牌外援(台胞习惯称之为“洋将”),他的加盟无疑有助于提升云豹队乃至整个台湾篮球的关注度和商业价值。受此消息刺激,云豹队的大股东云豹能源的股价盘中一度大涨7%。

不过,相比于台湾球迷的振奋,无论是美国球迷还是中国大陆球迷都对霍华德选择来台湾打球都有些意外。因为在大众印象中,台湾的篮球联赛无论是竞技水准还是球员收入在整个东亚范围都不算是上乘水准,在吸引大牌球星加盟方面缺乏足够的竞争力。过往NBA球星来亚洲淘金往往首选中国大陆地区的CBA联赛,就连台湾本土的顶尖球星都以加盟CBA为荣。具体到霍华德加盟的T1联赛,则是创立于2021年9月的崭新联赛,只有6支球队,即便在台湾也不算是最好的联赛。那么,为什么霍华德会选择来台湾新创立的T1联赛打球呢?

要知道,作为NBA昔日的超级巨星,霍华德在长达18年的NBA生涯中堪称荣誉等身。他是2004年NBA状元,曾三次当选NBA年度最佳防守球员,8次入选NBA全明星阵容,8次入选NBA最佳阵容(5次一阵,1次二阵,2次三阵),5次当选NBA篮板王,2次荣膺NBA盖帽王,2019-2020赛季帮助湖人队夺得NBA总冠军。纵观历史,霍华德甚至是所有前往海外打球的NBA球员中知名度和综合影响力最高的一位(在他之前,2007年已经退役四年、42岁高龄的皮蓬曾在北欧打过三场玩票性质的比赛,威尔金斯曾在1995-96赛季征战过希腊联赛)。

考虑到霍华德的NBA成就和影响力,当他选择加盟在全球范围内寂寂无名的台湾篮球联赛,这随即成为中外媒体报道的热点新闻,纵观这些新闻报道,中美球迷均对霍华德的这一选择有些意外。美国球迷普遍认为,以霍华德上赛季场均16.2分钟可以贡献6.2分、5.9个篮板的表现而言,他仍有机会在NBA球队拿到一份老将底薪。即便是前往海外打球,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选择欧洲联赛或者中国的CBA,选择去竞技水准较低的台湾打球,很可能意味着霍华德彻底放弃了重返NBA的机会。而在中国球迷看来,霍华德既然选择来亚洲打球,无论是联赛关注度、竞技实力还是薪水收入,CBA都是最适合他的联赛。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此前CBA多支球队均曾和霍华德的经纪团队有过接洽,其中,上海久事男篮和广东宏远男篮均在不同程度上沟通过霍华德的加盟事宜,但没想到,最终在霍华德的争夺战中,台湾篮球居然意外获胜。‘

随着霍华德宣布加盟T1联赛的桃园永丰云豹队,这不仅将让云豹队和T1联赛获得广泛关注度,新创立的T1联赛有望在和台湾另外两个篮球联赛SBL、PLG的竞争中取得优势,而且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了解和审视在包装推广方面颇具特色的台湾篮球。

对于面积“仅”3.58万平方千米、人口“仅”2360万的宝岛台湾而言,能够同时承载三个篮球联赛且办得均有声有色,且三家篮球联赛的球队还能跨联赛对决,娱乐性十足。这一现象无疑值得广大篮球从业者深入思考,而此番霍华德空降宝岛无疑是深入观察台湾篮球的一个契机。

原本,霍华德的首选仍是留在NBA。在2021-2022赛季,霍华德在场均16.2分钟的出场时间内可以获得6.2分、5.9篮板,且命中率高达61.2%。单看效率值,霍华德依旧可以扮演好球队第三号内线替补的角色。休赛期乃至NBA开赛之初,他也曾公开向勇士队、篮网队、凯尔特人以及此前效力的湖人队隔空示好,但一无所获。究其原因,可能和他落选NBA75大巨星的原因类似。

诚然,霍华德曾是NBA天赋傲人、荣誉等身的超级巨星,但他的职业态度却一直饱受诟。从巅峰时期的魔术队、湖人队、火箭队到生涯后期的老鹰队、黄蜂队、奇才队、76人队,霍华德都曾被曝出职业态度有问题,平日嘻嘻哈哈,缺乏足够的好胜心和提升自我的动力,他甚至还因为比赛态度不端正和科比、纳什发生过争执。以致于很多名宿都认为他没有兑现自己具备的天赋,最终在评选75大巨星时霍华德成为落选的头号遗珠。霍华德则认为NBA对自己不够尊重,有些人一直将自己视为“更衣室麻烦制造者”,这是一种顽固的偏见。

虽然霍华德2019-2020赛季在湖人通过兢兢业业的表现一度让口碑好转,但此后他在76人队效力时又故态复萌,被曝出在队内摆不正位置、拎不清斤两。虽然只是替补,但霍华德不时仍会拿出超级巨星的姿态来和队友、教练交流,私下批评核心球员、在媒体面前抱怨教练不为自己布置战术……而在上赛季第三度重回湖人队时,他在比赛中还曾和球队核心“浓眉”戴维斯发生肢体冲突。

或许是担心霍华德会破坏更衣室氛围,抑或是担心1985年出生的霍华德年岁偏高,总之,霍华德在这个休赛期最终未能收到任何一份NBA球队报价。这让其大为失望,他在绝望之余表示开始考虑前往海外打球的方案。霍华德说:我不想在努力训练一整个夏天,一天三练,严格节食后去却只能坐在替补席上看别人打球,我希望能够向人们展示我仍具备上场赢得比赛的能力。”

早在8月底9月初,霍华德的经纪人就开始帮其留意来自海外联赛的报价。随着NBA在北京时间10月19日揭幕,霍华德确信无法获得NBA的合约后,他才开始线月下旬,CBA多支球队均曾被告知霍华德在认真评估来华打球一事,上海久事男篮和广东宏远均曾与霍华德方面有过深入接洽,霍华德方面最初希望可以拿到税后200万美元(另一说是150万美元)。曾经一度,业内传闻,霍华德可能会加盟上海或广东宏远两队中的一支。与此同时,台湾的几支球队也均向霍华德伸出橄榄枝,霍华德争夺战颇为激烈。霍华德经过权衡,最终选择了桃园永丰云豹队。

云豹队球员兼总经理苏翊杰表示,他们和霍华德谈判的过程中诚意十足,前后沟通的时间长达三个月之久,并且努力满足了霍华德的薪水要求。苏翊杰虽然没有透露霍华德的薪水具体多少,但他以CBA上海男篮外援比斯利月薪20万美元的情况做类比,当比斯利都能拿到月薪20万美元时,霍华德的月薪肯定超过20万美元。坊间有一种猜测,云豹队给霍华德的月薪可能是税后35万美元甚至更高。

CBA俱乐部此番错失霍华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CBA实行闭环的赛会制。此前,上海久事外援比斯利就曾在进入CBA赛区后不就抱怨无法适应这种枯燥单一的闭环生活,情绪一直不高,赛场表现也十分萎靡,并且在赛前奏唱国歌时还被发现做小动作,随即被CBA罚款一万。最终仅打了四场比赛后就离开赛区并与上海男篮解约。客观而言,长期与外界严格隔绝的闭环赛会制生活确实让很多球员都有些煎熬,CBA上赛季总决赛MVP赵继伟公开发文表示自己出现厌战心理,一度想找心理医生治疗。

在这种情况下,天性活泼好动、被中国球迷戏称为“欢乐兽”的霍华德自然也会对CBA接下来可能继续的闭环赛会制心有忌惮。所以,在两者薪水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霍华德选择去可以日常走训、业余生活更加多姿多彩的台湾打球,完全符合其性格特点。

霍华德空降台湾,无疑将让整个台湾篮球都获得空前关注。在台湾,篮球是仅次于棒球的第二大运动,群众基础非常良好,篮球在1922年就已传入台湾,1970年代后期台湾就已经开始规模性地报道NBA比赛。整体而言,台湾的篮球竞技水准虽然不算亚洲顶级,但台湾的赛事建立在体教融合的基础之上,再加之擅长包装、宣传、营销,赛场氛围非常热烈,所以台湾篮球的群众基础好、市场化程度跟高,从校园篮球到成人联赛,都不乏亮点。

台湾地区是体育体教融合的典范,当地没有专门的体校,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则均设置有相应的联赛,青少年在这种四级赛事体系中边读书边打球,其中高中篮球联赛(HBL)拥有非常高的人气,甚至比职业联赛还要受欢迎。HBL创立三十多年来,从最初的129支队伍扩张至近年来的285支队伍,一直坚持专业的运营、细腻的转播、热衷与媒体合作,所以赛事深受社会各界的追捧。

HBL的经费主要靠企业赞助,联赛每年都吸引多达25个左右的赞助商,另外学校经费、家长后援的补充让HBL发展经费非常宽裕。因为广大媒体热衷对HBS进行跟踪报道,甚至经常因为包装宣传过度招致批评,当地媒体经常反思把本该纯粹打球的高中生球员强行打造成偶像级明星属于过度的营销包装,容易让心智尚未成熟的学生篮球明星迷失自我。对于HBS,大陆媒体可能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8年耐高巅峰赛中HBS的能仁家商击败人才济济的清华附中,这一度引发了对大陆篮球青训的反思。

相比于HBS,台湾的职业篮球联赛却一直难言繁荣,虽然因为擅长包装宣传而不乏亮点,但在自负盈亏的体制下不时就可能出现亏损倒闭的局面。上世纪90年代初,在国家体委篮球处酝酿创立CBA联赛的差不多前后时间,1993年,中国台湾地区就先行一步,率先成立了号称亚洲第一个职业联赛“中华职业篮球联盟”(简称中华职篮,英文缩写居然也是CBA)。

联赛为迅速扩大影响力,曾邀请中国大陆的国手王立彬、宋涛、张学雷、陈政皓等人赴台参赛。这些大陆的国手在台湾备受推崇,在台湾篮球一贯坚持体育娱乐结合的运作风格下,这些国手的风头丝毫不逊于娱乐明星,以外形俊朗的王立彬为例,他除了在台湾打球外,还出过唱片,客串过主持人和电影,后来曾担任过中华台北男篮的助教。

可惜,中华职篮打了六个赛季后遇到亚洲金融危机,赞助商纷纷撤资,联赛也因此关门大吉,反而是该联赛培养的一些台湾顶级球员开始来到大陆参加当时初创的CBA联赛。比如,当时台湾的头牌明星郑志龙就曾加盟上海男篮,和姚明并肩作战过。2001年,在新浪创始人姜丰年的运作下,台湾的宏国象篮球对更名为“台湾新浪狮”并参加了一个赛季的CBA联赛,邱大宗担任主帅,球队展现出的小快灵的比赛风格让人眼前一亮,并成功闯入季后赛,但仅维持一个赛季后,球队就退出了CBA。

在中华职篮倒闭四年后,2003年4月,郑志龙等人牵头又筹建了超级篮球联赛(Super Basketball League,简称SBL),虽然SBL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视为台湾地区最高水平的篮球联赛,但这一直都是一个半职业的男子篮球联盟,从创立之日起一直只有7支球队。很多球员和教练在效力SBL联赛之余还有别的工作,很多教练都是大学体育老师,球员也多业余参加娱乐圈活动,比如曾来CBA打球的颜行书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就是演员,曾主演《MVP情人》等多部影视作品。

7支SBL球队全部由企业投资组建,其中3支是属于国有企业投资(台胞称之为“公营性质”)。因为SBL球队需要自负盈亏,所以球员的薪水跟CBA差距颇多,以公营背景的球队为例,2010年前后,当CBA已经出现球员年薪税后400万、球队运营成本动辄七八千万人民币时,SBL公营性质的每季投资预赛只有3000万到600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750万到1500万),顶级球员当时的薪水折合只有几万块人民币。所以球员纷纷选择来大陆的CBA打球,薪水收入往往是在SBL的数倍之多。尽管是半职业球队,但SBL走出了一大批后来大名鼎鼎的球星,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林志杰。林志杰领衔的这一拨人被誉为台湾的黄金一代,曾在2013年亚锦赛击败过中国男篮。

鉴于SBL联赛人才外流、日渐式微,2020年5月,经常跨界篮球和娱乐圈的“黑人”陈建州决定另立门户,创立P.LEAGUE+联赛(简称PLG),启动资金为5000万台币,创始球队有四支。

陈建州积极利用自己的媒体影响力和娱乐圈资源来推广联赛,还吸引了王力宏等娱乐明星参与入股和推广,积极用娱乐圈的方式来推广联赛。PLG联赛的整体包装推广让人眼前一亮,社交媒体数量很快就超越了SBL。为和SBL竞争,PLG联赛还吸引了NBA2013年状元本内特等大牌外援加盟。并且,PLG联赛擅长做各种球迷衍生品,这也成为联赛的一大收入来源。PLG联赛很快扩军至6支,陈建州今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赛季PLG联赛的队均支出已超过1亿元台币(约合2232万元人民币),并且仍有球队实现了盈利。

2021年,T1联赛创立,共6支球队参赛,如此一来,台湾地区同时出现了三家篮球联赛,虽然联赛整体竞技水准都不算高,但各有特色,话题性十足,受众范围也各种侧重,未来有望持续形成三足鼎立之势。SBL历史悠久但半职业联赛收入水准有限,PLG的娱乐化程度和球员收入水准高。而作为后来者,T1联赛则努力扩大竞争力,注重赛场氛围的营造,联赛的啦啦队表演堪称一绝,且常有艺人现场客串。比如,云豹队的啦啦队电豹女就以酷爱甩电臀而闻名,如今云豹队更是吸引了霍华德的重磅加盟。而为了支持云豹队引入霍华德,T1联赛还破例允许云豹队打破外援薪资上限2万美元/月的规定。

对于“仅”有2360万人口的宝岛台湾而言,同时可以存在SBL、PLG、T1这三个联赛,三者有竞争也有合作。2022年9月,三家联赛的球队还联袂参加了2022年跨联盟篮球邀请赛。从篮球市场竞争的角度而言,三家联赛均办得有声有色,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运营奇迹。

相比之下,中国大陆地区坐拥三亿篮球迷,篮球长期以来一直都是成为青少年最爱的运动之一,但在运营层面,不仅作为顶级联赛的CBA的20家俱乐部常年亏损,就连NBL联赛都长期定位不清晰,进而导致联赛日益维艰。两相对比之下,不能不令人佩服台湾同胞在篮球联赛运营层面坚持体娱结合、积极为赞助商和球迷提供贴心服务的推广营销理念。此番霍华德空降T1联赛吸引广泛瞩目,中国大陆篮球从业者不妨借此契机深入观察台湾联赛的运营之道,早日让中国篮球联赛也能够扭亏为盈,做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