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人间清醒的杨幂几乎霸屏了综艺,播出不久的花少露营季、刚刚开播的密逃第四季以及前段时间引起广泛议论的《战至巅峰》。

哪怕只是路人粉也多少了解杨幂是个实打实的游戏高手,在王者荣耀上颇有实力。这回在这档备受争议的综艺里,最没有争议的就是杨幂的水平和态度。

众所周知现在的国产综艺喜欢搞职场体验,把关注点放在各种传统眼光里的“小众”职业上。《战至巅峰》把目光对准了电竞领域,让二十几位明星体验职业电竞选手的比赛和训练生活。

节目第一期杨幂就上了热搜。不是因为她表现的不好,恰恰是因为她太认真了,面对怎么也带不动的队友,杨幂彻底失去了表情管理。

第一局游戏里,在全队五个人都不会打野的情况下,杨幂却主动让出了自己擅长的位置,承担起打野位。游戏过程中,杨幂全程在指挥,但队友们却不爱沟通,自己玩自己的,完全没有配合,甚至还出现一些谜之操作:杨幂狂call队友张大大注意走位帮拿河道野,他就跟安装了屏蔽器一样,两耳不闻。

堪称菜鸡互啄的游戏一输,杨幂面对0-8的战绩彻底无语,场面非常尴尬。十年的老粉丝们纷纷表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大幂幂——带着七分绝望,两分尴尬还有一分糅合了蔑视的微笑,极力压抑住怒火、无奈和崩溃感。比赛结束后,连教练都说杨幂真的挺不容易的。

不管你有没有玩过王者荣耀,但肯定都知道工作中团队配合的重要性,也体会过猪队友的杀伤力。所以杨幂的表现不能叫表情管理失败,而是人间真实,#杨幂像极了打游戏的我#话题登上了热搜,网友也纷纷心疼杨幂。

在这档节目中有不少女选手,有对游戏毫无经验的雪姨王琳,有对电竞有兴趣但技术待进步的宋祖儿、孟佳和李雪琴,也有像薛明和赖美云这样水平相当不错的“种子选手”。

王琳因为年龄关系跟不太上比赛节奏,想要退出节目;薛明因为之前是女排选手而缺乏娱乐圈人气,遭遇了组队无人选择的尴尬窘境;赖美云更是经历了队友和教练的矛盾,无力劝说……

目前节目已经更新至第五期了,战队间的对抗赛逐渐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上面提到的问题也随着时间慢慢被解决。

比赛全部结束后,教练组对全体参加比赛的队员进行分路实力排名,对抗路第二名给到进步最大的王琳,最佳选手给到了赖美云,而中路万花筒杨幂由于所选英雄过于单一,来到了第二名的位置。

这些女选手们在经历最初的“阵痛”之后似乎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热血电竞的励志“剧本”——不管什么年龄,不管什么背景,只要你努力都能获得胜利和掌声,哪怕一场比赛输了,还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很多人不知道,在这个大声疾呼性别平等,反对行业性别歧视的时代里,在电竞市场蒸蒸日上的时代里,电竞可能是性别歧视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截至2017年5月,女玩家占《王者荣耀》用户总数的54.1%。不过,虽然非职业赛事中有专门设立的女子公开赛,但是《王者荣耀》职业赛场却迟迟没有迎来女选手。直到2020年10月,火豹电竞宣布以“电竞女队”的名头加入K甲联赛并用有三名女子选手的大名单哗然入场,才开始了王者荣耀女选手的职业之路。

然而这支队伍之后的发展如何呢?在此后日常赛训中,火豹战队的女选手总是以替补队员的身份出现。更过分的是,到2022年的大名单里,火豹战队已经一个女选手都不剩了。

都说“电竞比赛,菜是原罪”。而女生打游戏就是菜,不知何时成了一种刻板印象。就像,足球是不属于女生的运动,摔跤是不属于女生的运动,拳击是不属于女生的运动,她们从小就只能跳皮筋,踢毽子,玩娃娃。

中国女足、《摔跤吧爸爸》和《百万美元宝贝》的故事狠狠地给了性别偏见一记响亮的耳光。《战至巅峰》里的杨幂的水平难道不是吊打某些男选手?赖美云认真的态度难道不是给某些人上了一课?

电子竞技在中国发展了20年,刻板印象已经形成了,它似乎就是“男人的游戏”。

确实也有不少俱乐部会选拔女选手,甚至出现了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在选拔男队时只需苛求成绩和游戏水平,但女队在成绩之外却会被要求附上照片和三围。

相对于拥有一整套成熟的 青训体系和选拔流程的男子电竞,在女子电竞领域甚至不存在这一说。

几年前的普遍共识是,女选手们被赋予的期待是通过好看的外表加上女性职业选手的身份来吸金,严格意义上来讲,算不上真正的职业选手。

现在这种情况正在一步步改变,但依旧前路漫漫,女选手和男选手的职业门槛并非统一标准线,而是低了一截。

即使面对质疑和偏见,仍旧有很多女孩追逐着内心的热爱投身到电竞梦想中,她们心里憋着一口气,既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证明女生通过努力也可以成为电竞世界的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